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

强夯施工,强夯地基,强夯工程,基础强夯

 

网站公告
“真诚合作,精益求精,诚信,优质,高效,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”是我们的宗旨,立足点高,追求卓越,以最合理的成本,铸造最精品的工程。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,共创辉煌!期待与您合作,共赢电话:13803543468 曾经理
产品分类
站内搜索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联系我们
奇袭港口怒炸火车!——海陆通吃的二战“鲃鱼”号潜艇传奇
发布时间:2021-11-24        

  1972年底,意大利海军一艘锈迹斑驳的老式潜艇“恩里科 塔佐利”号(S-511)以不足1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拆船厂,当作废金属重新回炉。

  然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,这艘潜艇其实是一艘功勋满身、充满传奇的二战老兵。它是美国二战时期击沉敌舰吨位排名第三的潜艇,也是第一艘装备火箭发射器的潜艇。它曾经击沉过军舰,炮轰过港口,甚至还炸毁了一列满载物资的日本火车!

  ▲“鲃鱼”号的意大利马甲“恩里科 塔佐利”号(S-511)

  它和艇长尤金弗拉基一起成为二战传奇,它就是美国小鲨鱼级潜艇第9艘——“鲃鱼”号,舷号SS-220。(由于翻译原因也称“石首鱼”号、“魮鱼”号,或直接音译为“巴布”号。)

  小鲨鱼级(Gato class)是美国二战太平洋战场上使用最广泛的潜艇之一,建造数量高达77艘。与后续的白鱼级、丁鲷级一起成为潜艇部队主力。

  它全长95米,宽8.2米,水上排水量1525吨,水下排水量2424吨,水面航速21节,水下航速9节。有10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(艏6艉4),携带24枚鱼雷,1门76毫米甲板炮,2门20毫米机关炮。

  虽然性能算不上太先进,但却成熟可靠适合大批量建造。它与战友们一起击沉了1113艘日本军舰和运输船,总吨位高达532万吨。击沉效率比名扬天下的德国U型潜艇还高,沉重打击了日本海上交通线,为二战胜利做出重大贡献。

  只可惜在空前绝后的航母大战光芒下,它们的很多事迹被尘封在历史中不为人知,“鲃鱼”号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1942年4月“鲃鱼”号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电船公司造船厂下水,同年7月加入海军,立即奔赴战场,共执行了12次战斗巡逻任务。

  前五次巡逻中,它在北非海域为盟军“火炬行动”收集情报,在比斯开湾、北大西洋和挪威海域封锁轴心国海上交通,出色地完成任务,但没有击沉战果。

  直到1943年7月调到太平洋战场,它才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。在第6、7次巡逻中,它在西太平洋击沉了3艘日军运输船,炮击了沿岸设施。

  1944年1月“鲃鱼”号遇到了知音,一位坚强睿智、英勇善战的艇长——尤金弗拉基少校,绰号“幸运的弗拉斯”。他带领水手们赢得了一场又一场富有创意的战斗,创造了辉煌战绩。

  1944年5月第8次巡逻中,他们在日本海北部击沉了5艘军舰,击毁击伤了约20艘小型舰船。

  8月份第9次巡逻中,它在菲律宾外海与另外两艘潜艇一起击沉了3艘敌舰。包括排水量近18000吨的“云鹰”号护航航母,还解救了14名盟军战俘。第10次巡逻中又击沉2艘敌船,使战绩一下子窜升到排行榜前列。

  1944年12月精彩的第11次巡逻开始了,任务地点在中国东南沿海和台湾海峡附近,那里有许多日本敌船在活动。

  1月8日“鲃鱼”号击沉了一艘大型运输船,随后沿着海岸线日,“鲃鱼”号与一支日本护航船队相遇,可惜对方在潜艇攻击前就驶入浙江南部的一个浅水海湾。

  弗拉基艇长不甘心空手而归,悄悄抵近侦察,惊喜的发现一个“大宝藏”——足足有30多艘日本舰船停泊在这里。只是港口水深较浅只有10米左右,不利于潜艇活动隐藏,日军还在港口外布设了大量水雷,没有详细的航路指引非常危险。

  弗拉基向上级情报部门询问雷区情报,对方的回复却是“没有已知雷区”,但这和没说有什么分别?

  弗拉基没有被危险吓倒,仍然决定去硬闯一番。22日深夜,他展现出高超的胆识和技巧,带领潜艇小心翼翼地驶入锚地,随后举起了屠刀……

  一枚枚鱼雷呼啸而出,“鲃鱼”号发射了8枚全部命中,击沉了4艘舰船、重创了3艘,然后赶紧开溜。因为水浅不方便下潜,它只能在水面上高速行驶,穿越未知的、布满水雷和礁石的危险水域,狂奔了整整一小时才回到深海。

  得胜回朝后,弗拉基因出色表现被授予国会荣誉勋章,“鲃鱼”号也被授予总统集体嘉奖。

  弗拉基已经执行了4次任务,本来这次是完美谢幕的最后一次,然后将接力棒交给下任艇长。但弗拉基不愿告别战场,他和上级软磨硬泡,终于获准再执行一次任务,也就是“鲃鱼”号的第12次战斗巡逻。

  这次巡逻他们又回到北方的鄂霍茨克海和日本海。此时是1945年6月,日本帝国主义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一天不如一天,沿海防御松松垮垮漏洞百出。

  “鲃鱼”号在这里如蛟龙入海,无人匹敌。出行前它还在基地接受改造,换装了口径更大的127毫米甲板炮,安装了127毫米火箭发射器,攻击能力大大增加。成为美国第一艘装备火箭发射器的潜艇,也是现代潜射导弹的先驱。

  6月22日“鲃鱼”号来到日本北海道附近,用火箭发射器向沿岸的工厂、仓库猛轰。十几枚火箭弹齐射,工厂一片火海。可怜的日军还蒙在鼓里,在汇报中一脸郑重的说遭到空袭。

  扫荡完北海道,“鲃鱼”号继续向库页岛方向驶去。途中又干掉了1艘拖网渔船,俘虏了一名船员。

  当然,日军也有反击。29日“鲃鱼”号遇到一支护航舰队,被护航舰和反潜飞机连番攻击。可惜日军的声呐水平太差,深水炸弹炸不到水下连续机动的潜艇,所以“鲃鱼”号安全逃脱。

  7月2日“鲃鱼”号途经海豹岛,用127毫米甲板炮将岛上日军炸了个人仰马翻,狠狠地出了口恶气。5日,在达库页岛南部击沉了1艘运输船和1艘海防舰,将150多名日军送到海里去喂鱼。可惜一艘3500多吨的“宗谷丸”号铁路渡轮跑掉了。

  收拾敌军之余,弗拉基发现库页岛沿岸有一条铁路在忙忙碌碌的运送补给,决定摧毁它。以前这种活儿都是陆军或空军的,轮不上潜艇插手,但这次弗拉基想抢个风头,跨界摸鱼。

  他将想法告诉艇员,大家觉得光炸毁铁路不过瘾,最好连火车一块炸!可如何炸呢?

  艇上的电工比尔哈特菲尔提出了一个好办法。他说他小时候经常在铁路上开坚果,将它放到枕木下面,火车经过时就会压碎果壳。如果在炸弹上加一个微型开关,用火车重量触发引信就能自动引爆了。

  弗拉基计划派8名队员上岸行动,但大家热情高涨都想参加,甚至连那个日本战俘也想参与,并承诺不会逃跑(很搞笑啊)。弄得弗拉基不得不制定了几条标准:

  一、除核心成员哈特菲尔外,其余队员必须未婚;二、各部门平分名额,正式水手和预备役水手机会均等;三、小组中至少有一半队员参加过童子军,具备基本的医疗救护和丛林作战经验;最后,由弗拉基亲自带队。

  大家对前三条都没意见,唯独对最后一条强烈反对。他们说:指挥官是属于潜艇的。如果弗拉基坚持参加,军官们表示会向太平洋舰队潜艇司令部投诉。弗拉基无奈,只能将队长袖标交给威廉沃克中尉。

  此后几天“鲃鱼”号保持低调,没有再攻击日本舰船和对岸炮击。大家齐心协力准备炸弹,模拟训练等待时机。没有炸弹,大家就把艇上自沉用的55磅炸药拿来改造;没有工具,轮机兵就在机舱里切割钢板焊成铁铲。直到万事俱备,只欠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。

  距返航的日子已经不多,可一轮皓月天天挂在夜空。大家很郁闷,直到7月22日晚上乌云堆满天空,好机会终于来了。

  弗拉基让潜艇逼近海岸,直到距陆地不足500米,艇底离礁石不到2米。小伙子们精神抖擞准备出发,临行前弗拉基叮嘱道:如果行动失败就沿着山脉向北走,200公里外就是苏占区,祝你们好运!

  然后一声令下,大家坐上小艇向库页岛划去。他们顺利登陆,在齐腰深的草丛中静默前行,来到几百米外的铁路沿线。

  他们兵分三路,分头警戒和埋设炸弹。其中一名队员打算爬上一座高高的瞭望塔望风,结果爬到一半突然发现塔上有人!那是一名日军在站岗,好在夜深人静,哨兵在塔中憨憨的沉睡没有惊动。

  这名队员吓得大气也不敢喘,蹑手蹑脚的原路返回,告诉队友千万不要弄出大声响。他们就在敌军眼皮子底下悄悄挖土,十几分钟后终于把炸弹埋好,然后所有人员撤离只留下哈特菲尔安装电路。

  大家远远地望着,紧张到极点。夜色昏暗,哈特菲尔一个不小心所有人就再也回不去了。不过哈特菲尔技艺精湛,没有丝毫延迟,很快就弄好启爆电路跑了过来。和风漫谈原创,禁止抄袭。

  大家乘上小艇迅速开溜,刚离开几分钟,一束火车灯光就从远处传来。正在艇上用望远镜观察的弗拉基大声喊道:快,像魔鬼一样划吧!

  2分钟后巨响传来,沉重的火车猛地一顿,然后火光四射照亮夜空。车头被炸得粉碎,一些零件甚至被抛到5、60米高空,再重重砸下来。16节车厢扭曲着撞到一起,横七竖八的散落一地。传奇诞生,“鲃鱼”号“击沉”了一列火车!

  小组回到潜艇,弗拉基一边下令快撤,一面向艇员们笑着说:除了值班人员,想看焰火的可以上甲板。一片欢呼,人们争先恐后的爬上甲板欣赏盛景……

  最后几天,“鲃鱼”号又用火箭炮扫荡了好几个沿岸村镇,摧毁了数座工厂、仓库,击沉了1艘拖网渔船,直到武器消耗一空,才得意返航。

  9月初“鲃鱼”号回到美国受到热烈欢迎。艇员们自豪的在战旗上画上一列火车,向人们展示战果。此时日本已经投降,世界反法西斯力量战胜了侵略者,取得了伟大胜利。

  “鲃鱼”号在12次巡逻中战功卓著,总共获得了8次“战斗之星”、1次总统集体嘉奖、1次海军集体嘉奖、1枚亚洲-太平洋战争奖章、1枚国防部服役奖章和1枚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奖章。

  弗拉基艇长也被授予最高军事荣誉的“国会荣誉勋章”。但他说最满意的不是勋章,而是“鲃鱼”号没有一名艇员伤亡,大家都安全地活到胜利。

  不久,弗拉基被任命为海军部长詹姆斯福莱斯特的助手。1960年提升海军少将,指挥太平洋战区的潜艇部队。后来担任海军情报局局长,直到1972年退役。

  “鲃鱼”号也在1947年2月退役,冷战中又重新服役做训练工作。1954年8月“鲃鱼”号改造后租借给意大利,改名为“恩里科塔佐利”号。在意大利海军服役到1972年,最后报废出售。

  其实这艘传奇潜艇足以走进博物馆供后人敬仰,只是二战中的闪耀明星实在太多,因缘差错未能如愿。但不管如何,“鲃鱼”号都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,每当人们想起它时,都会为其传奇经历而敬仰赞叹!